当前位置:首页 > 专访 | 她让女神走下神坛,却彻底燃到我了

专访 | 她让女神走下神坛,却彻底燃到我了

云和电大在线 来源:云和电大 2019-12-09 08:21  评论:9

文 | 十点电影原创

原标题:专访 | 她让女神走下神坛,却彻底燃到我了

文 | 十点电影原创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薛晓路,是因为2013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

汤唯主演,上映四十余天,收获票房5.19亿,豆瓣评分7.3,成绩不可谓不好。

再近点,是《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这部由原班人马打造的片子,拿下了7.85亿的票房。

自此,薛晓路就被贴上了华语影史票房最高女导演的标签。直到2018年《后来的我们》上映,这个纯数字的评价,才终于离开了她。

按理说,每个导演都期待好的票房。

但是“女导演”高票房的情况,则又有不同了。

“女导演”的评价背后,是“小妞电影”、“感情戏”、“情情爱爱”、“缺少大格局”。

如何面对“女导演只会拍爱情戏”的评论?

展开全文

为此我们争取到了一个机会,当面问了问薛晓路。

不料,老妹儿却发现,薛晓路一直在准备,做件不一样的事儿。

于是就有了《吹哨人》

“女导演擅长拍感情戏。”这话有道理,也不完全正确。

华语影史专属于女导演的票房榜单里,前三名,都是爱情电影。

虽然拍了两部大热的爱情片,面对老妹儿的问题,薛晓路却说:

“我没那么喜欢爱情戏。

相反,好多年前,薛晓路就想拍悬疑片。

最早要追溯到《北京遇上西雅图》,影片上映时,薛晓路说,自己正在创作悬疑向的剧本。

等到了《不二情书》后,《吹哨人》的计划,立刻就排上了薛晓路的计划表。

这回《吹哨人》里的飙车、追逐、爆炸戏,实打实地铺开了燃爆炸的大场面。

对于薛晓路来说,终于是满足了拍悬疑动作片的梦想:“特别有满足感!”

从小,她就是那种有悬疑梦的女孩。听着有点独特,但老妹儿相信,这样的胆大女孩,其实不少。

那时候,她天天翻阅《啄木鸟》这类法制文学期刊,由大案要案写成的悬疑纪实文学,成了她的睡前读物。

后来,薛晓路去了北京电影学院,恰好赶上好莱坞的黄金年代。

“第一部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影片是唐人街,那部片子实在太经典了。后来的《洛城机密》我也很喜欢,在90年代初期,有一大批这种类型的影片集体出现,是非常成熟的作品。”

“第一部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影片是唐人街,那部片子实在太经典了。后来的《洛城机密》我也很喜欢,在90年代初期,有一大批这种类型的影片集体出现,是非常成熟的作品。”

普通人,小人物,平民英雄,好故事永远不分时代。

而经典影片对于情节的娴熟处理,及情感的饱和程度,让当时的薛晓路为之震惊。

要拍好电影,先写好剧本。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她心里对好剧本的程度已经在不经意之间,被无形拔高了。

只是,当时的薛晓路,没有想过当导演。

1994年,她开始从事编剧创作。2001年,她与姜伟合作编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多年的编剧生涯为她的创作提供了一个出口,也使她对作品中的善恶极其敏感。

长年累月的熏陶,使她善于塑造游离在危险边缘的女性角色。

比如女神汤唯,与她合作次数最多。

三部电影的女主角,各有不同。

第一部,汤唯到美国待产,是未婚先孕的年轻妈妈。

第二部,汤唯游走于赌场,是八面玲珑的女公关,

而第三部,汤唯是富商夫人,背后有莫名的阴影。

每一个角色,都外表无懈可击,却又濒临某种底线。

她习惯于区别,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往往不太明显的善恶。

太小的善良,太小的恶意,常常被忽略和抹平。

而在特殊情况下,善与恶,才能被真正地放在天平上,被准确地衡量和呈现。

做编剧多年,薛晓路的倔劲,都用在了追求好剧本上。

什么叫好剧本?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说法,但至少在薛晓路这里,不写“高大全”式的样板人物,是基本。

“我也不太愿意写出一个特别合规、完整到没有任何瑕疵的这么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人没有意思。我喜欢有问题,有黑暗和不足的人。”

“我也不太愿意写出一个特别合规、完整到没有任何瑕疵的这么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人没有意思。我喜欢有问题,有黑暗和不足的人。”

每个人在成长中都有错误,都要去逐渐认知,重新成长。

而恰好是在一些极端的情境下,人的反应,最能证明本性是黑还是白。

从90年代初期到2004年,近20年的剧本创作,似乎已经给了薛晓路足够的空间去书写。

直到2004年,薛晓路创作了《海洋天堂》的剧本,天生的倔强,让她走上了新的道路。

那时她已经在筹划拍摄《海洋天堂》,只是见了几个合作的导演,她一直觉得不对劲。

薛晓路有过多年做志愿者的经验,这让她对剧本的细节极为熟悉。眼看着自己的剧本被交出去,她却发现亲手创作出来的孩子,却在进一步的创作中,逐渐面目模糊。

就因为这么一点倔强,薛晓路最后还是把本子留在了自己手里。

五年间,她来来回回地尝试,最终还是走上了导演的道路。

迄今为止,《吹哨人》已经是她的第四部导演作品。但她的倔劲儿,仍然没有改变。

她自称还是个新导演,坚持要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一步一步地认真完成。

《吹哨人》的剧本起源于09年的社会新闻,迄今已有十年。

在漫长的十年中,她逐步收集资料,社会调查,丰富材料。

被投资人拒绝了,再等;被市场不看好,没关系,再等。

就这么一年一年地等着,打磨着,她终于等到了合适的人,合适的时刻。

连《吹哨人》的男主角,也是她不计时间等来的。

“当时剧本写完的时候,觉得雷佳音特别合适,很希望他来。但那时候他在拍《长安十二时辰》,特别累,累到没时间看剧本。最后还是汤唯亲自给他打了电话。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佳音说,愿意来。”

“当时剧本写完的时候,觉得雷佳音特别合适,很希望他来。但那时候他在拍《长安十二时辰》,特别累,累到没时间看剧本。最后还是汤唯亲自给他打了电话。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佳音说,愿意来。”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在波澜起伏前途莫测的影视圈子里,薛晓路就这么三年一部,稳定地往前走着。

至于华语女导演,票房排行榜,甚至是来自创作的焦虑和压力,这些对薛晓路来说,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做编剧挺累的。”她坦言。

“剧本会随着演员、环境发生变化。什么时候不焦虑了呢?只有在我大概写完剧本,开始拍摄的筹备时,我会意识到,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了。”

这块石头,名为对剧本的追求。

“那做导演就不累吗?”

“也累,不过导演是个过程,你能够真真正正地看见这个作品,从无到有,从一个想法变成最后的成品,它在逐渐完整。”

她停顿了一下,思索一会儿,确定了这句话。

“对,重要的就是这个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
云和电大在线

由国家电影局指导,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海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12月8日在海南三亚圆满落幕。本届电影节历时8天,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495部影片参加了首次设立的 “金椰奖”10大奖项的角逐,共有来自61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部影片参加了展映。中国影片《气球》获得最佳影片奖,中国导演王丽娜获得最佳导演奖,法国演员塞米·鲍亚吉拉和日本演员松田龙平获得最佳男演员奖,中国藏族演员索朗旺姆获得最佳女演员奖,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4K超高清直播电影《此时此刻——共庆新中国70年华诞》获颁组委会特别奖。

原文: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闭幕 金椰奖十大奖项揭晓

云和电大在线

1905电影网讯12月8日,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暨“金椰奖”颁奖典礼于海南三亚举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中共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赐贵等领导出席当晚典礼。

原文:万玛才旦新片海南岛摘金椰 华语电影获4项大奖

云和电大在线

它是今年韩国最具争议的电影。

原文:从1.7到9.4,今年最具争议的韩国电影,值得所有人去看

云和电大在线

原文:噫,你好脏啊……

云和电大在线

他是中华历史第一清官!他廉洁公正、立朝刚毅,不附权贵,执法如山。他英明决断,铁面无私,敢于替百姓申不平。在民间赢得了“包青天”的美誉。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包拯,世人尊称为“包大人”。京师有“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之语。在元明清的戏曲小说中,他被描绘成了一个“日断阳、夜断阴”的传奇式人物。他,作为中国历史上的清官典范,早已跨越时空,升华为“正义之神”。

原文:弘扬包公文化,传承包公精神,我们责无旁贷!---包大人向上市愿景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