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是勇士,更是诗人——纪念新四军老战士石平诞辰105周年(下)

是勇士,更是诗人——纪念新四军老战士石平诞辰105周年(下)

云和电大在线 来源:云和电大 2020-09-27 23:24  评论:2

初到上饶时,国民党并没有适合的地方关押这么多人,只能将当地老百姓赶走,临时征用民房作为关押场所。由于上饶地处山区,当地老百姓居住都不集中,而且房屋设施也十分简陋,无法满足关押的要求。为了将集中营的周边设施完善,国民党将被俘来的新四军重新编队后,强迫进行劳动。每天很早把就把他们赶到工地上去进行施工,开山、挖河、砍树、采石块、平操场、盖房子、修围墙、圈铁丝网等等,尽干这些苦力活还不给吃饱饭,谁要表示不满,就得挨鞭打脚踢,再记上一条“罪状”。有不少人就在这中间身体受到了伤害或者是被虐待死了。军警、宪兵和特务们,为了严密控制集中营,他们把周围山上的树木都砍光,然后再筑碉堡、布电网、设岗亭、增暗哨,同时还把集中营所在村庄周围30里划为禁区,60里内划为防范区。

原标题:是勇士,更是诗人——纪念新四军老战士石平诞辰105周年(下)

许绍乐

第660期

03

初到上饶时,国民党并没有适合的地方关押这么多人,只能将当地老百姓赶走,临时征用民房作为关押场所。由于上饶地处山区,当地老百姓居住都不集中,而且房屋设施也十分简陋,无法满足关押的要求。为了将集中营的周边设施完善,国民党将被俘来的新四军重新编队后,强迫进行劳动。每天很早把就把他们赶到工地上去进行施工,开山、挖河、砍树、采石块、平操场、盖房子、修围墙、圈铁丝网等等,尽干这些苦力活还不给吃饱饭,谁要表示不满,就得挨鞭打脚踢,再记上一条“罪状”。有不少人就在这中间身体受到了伤害或者是被虐待死了。军警、宪兵和特务们,为了严密控制集中营,他们把周围山上的树木都砍光,然后再筑碉堡、布电网、设岗亭、增暗哨,同时还把集中营所在村庄周围30里划为禁区,60里内划为防范区。

周田集中营旧址

为策反这些战俘,国民党组建了“训练总队”管训被俘的新四军官兵,对外称为“更新部队”。被俘的新四军干部、战士,一律换上国民党军服,衣服上佩戴“更新”臂章。当时在集中营里,国民党也有政治工作,军警和特务们采用高压和怀柔相配合的手段,每天给被俘的新四军官兵洗脑,妄图使被俘人员叛变革命,转而为国民党顽固派效力。

对于经过“政治感化”后思想仍不能转化的被俘人员,首先是转入管理更加严酷的茅家岭监狱;其次是施以精神上的折磨和肉体上的毒刑。精神上的折磨花样迭出,比如出操跑步,名义上叫“军事训练”,却让其不停歇地跑,跑时还要不停地做各种动作,或两步一跪,五步一卧倒,或让人唱着京戏的腔调跑,口中要唱,脚步还要配合。

肉体上的刑罚主要刑罚有10大类:即“金木水火土,风站吞绞毒”。比如“金”,就是用钢针刺入人的肚皮;“吞”,就是罚人吞食臭虫、虱子、跳蚤、黄烟丝等。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石平他们还是在集中营秘密党支部的领导下,有组织的开展了对敌斗争。因为天天吃不饱,还要干重体力活,战友们便提出了:“反对奴役、反对饥饿,清算伙食账!”的要求。于是在秘密党支部的策划下,各班派出代表,由石平带头去交涉,虽然“算账斗争”最后取得了胜利,但是从此石平也成了敌人打击的重点对象。

茅山监狱中的站笼

展开全文

一次,特务队长故意要石平书写一篇吹捧他们押送新四军被俘指战员到集中营的文章,并指定题目叫“行军感想”。经过思考,石平就此机会写了一首叙述被俘后,在被押送过程中所历经苦难的诗。诗是这样写的:

统一战线有奸臣,专门反共反人民。多少中华好儿女,坚持抗战受欺凌。

壮士被押千里行,饥寒交迫穿山林。已是严冬风雪夜,露宿古祠破寒亭。

新安江水鸣不平,激流宛转空谷声。闷坐船舱多愤怒,沉思前方烽火情。

逆风恶浪历远程,浙赣路上囚车迎。铁甲钢窗一把锁,暗无天日更悲愤。

不畏强暴挺起身,艰险征途树雄心,人间岂能无正义?苍天终究有黎明。

因见写完上交以后,好几天敌人也没有来找麻烦,于是他又写了一篇反映在集中营中战友们真实生活情况的文章,准备向外报道,不防被一个特务发现夺走,同时也把石平带到了“训诫室”。石平一看情况不对,急中生智,就对那特务说:“我还有厚厚一本日记,写的都是这些东西,我马上回宿舍去取来交给你。说罢立刻回宿舍找了几个同志一起回到了训诫室。一进门,同志们就说:“我们不相信石平敢写什么东西。”特务立刻拿出几张纸并说:“哧!我念给你们听,看他胆子大不大。”说着便低头读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石平则趁机把几张纸一把夺回,撕得粉碎,特务自知上了当,也只好悻悻作罢。但事情并未到此结束,果然几天以后,石平突然被几个宪兵捆绑起来,简单审问几句后,就被押送到茅家岭监狱。

茅家岭监狱更像是一座法西斯式的人间地狱了。进入房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木站笼 ,周边还挂着铁蒺藜。站笼有单人、双人和多人三种,这是国粹刑罚中,茅家岭监狱特有的刑具,人站在笼中身子稍一转动,便会被带刺的铁蒺藜钩得皮破血流,直至昏死过去。凡被关进茅家岭的,都是所谓受毒殊深、不可救药者。

石平的行为刺痛了敌人的神经,作为惩罚,故一进茅家岭监狱,全身的衣服就给剥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然后送进单人站笼,直到深夜才被放了出来关进牢房。在牢房里,大家有唱歌、写诗、写楹联的自由。每间牢房都推选有学习组长,石平所在这间牢房的学习组长是新四军军部《挺进报》的编辑。为了振奋精神鼓舞斗志,大家经常搞一些吟诗和对对子的游戏。有一次大家公推一人出了一句上联曰:宪兵特务和狱卒,死守阎王殿。石平对出了下联曰:蚊子臭虫加骚虱,吸血命归阴。最后组长加了横批:茅大风光。在狱中,难友们还告诉石平一定要沉着冷静,决不莽然行事,等待机会集体暴动出狱。所以,表面上大家都很守纪律。

石平在茅家岭监狱,住了一个月左右时间,就又被押送回周田集中营。据说原因是:司令长官顾祝同要亲自下来检查、点名。因为平日里特务们,为了多领取伙食费下腰包,上报了许多空额,一下子听说上峰来检查,所以十分惊慌,不但把送去茅家岭改造的人员全部押回,而且还将附近的老百姓也抓来,套上军装冒充犯人应点。回到周田以后,石平得知队长在他走后曾宣布了“石平三大罪状”:一、放阴火,煽动逃跑。二、阳奉阴违,反对长官。三、秘密活动,企图暴动。并威胁说,对于一些顽固不化的人要活埋…… 同志们很关心他,要他以后装傻少说话,伺机逃走。从此以后,石平真的再也不多开口了。

转眼间到了七月,上饶地区田畴里的稻子已经长得很高了。大约因为集中营将近两个月无人逃走,所以敌人似乎也有些麻痹,只由区队长一人带队也敢让大家外出劳动了。这样一来,逃走的机会也就增多了。一天早操后,区队长宣布:今天外出抬柴。石平立即想到,逃跑的机会来了。于是就跟同班的张坚立(上海学生),暗中商量招呼,准备一同逃走,并将压在床底下的一件毛线背心贴身穿上,以方便逃出后换几碗饭吃。很快他们来到五里路外的一个小村子里,石平趁着队长在队伍前训话的机会和张坚立飞快地向村外跑去。区队长当时就发现了,但他却不敢离队追赶,因为还怕其他人要乘机逃走,只好在队前喊叫着:“石平站住,不要跑!不要跑了!”

出了村,石平他们就立刻钻进稻田,卧藏在等待收割的稻谷之间,一动也不敢动,直到天黑村子里都点上了灯,他们才爬上山,盲目地奔跑起来。想不到的是,跑到天亮却依然在集中营附近,还差一点儿被巡哨的宪兵再抓回去,幸亏碰到了一位叫郑福生的好心农民,回家端来一大盆子米饭让他们吃,送来两套破便衣要他们赶快换上,还领着他们躲开敌人的岗哨下了山,并且指引了离开的道路,同时告诉他们到了白沙河边,一定要沿河而上才能尽快脱险。到了河边,他们想法子混入纤夫的队伍,低下头揹负纤索,顺着河道向上游走去。天黑时,载货的木船在一个叫白沙村的渡口停了下来。他们便进村讨饭吃,许多村民都把他们当成了逃壮丁的“老表”。

饭后,一位热心的青年人立即带他们离开村庄,住进了一个名叫“老虎洞”的山洞里,碰巧的是他们刚刚逃离上饶集中营这个虎口,却又要进入白沙村的老虎洞。尽管这样,但此时石平心中依然充满了欢乐,当即诗兴勃发,便用白石块在洞口写下了”本从虎口出,虎洞来藏身。山虎去无影,借洞防抓丁。真相不敢露,见人一身轻。干活痛筋骨,入眠喂蚊蝇。熬受万般苦,革命更坚定“的诗句,抒发出了自己宁可做劳工苦死累死,也要坚持革命到底的决心和意志。就这样,石平他们一路上晴天就帮人家下田割稻子、上山打柴…… 总之,无论什么苦活累活都干,用帮工劳动来换口饭吃;下雨天或者无活可干时,就只能躲在山洞里饿肚子。

一天,他们辗转来到浙江省富阳县境内的一个小山村。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隐姓埋名,以替村中的伪保长家打工为由暂时住了下来。此时已经是秋去冬来,山里的天气显得格外寒冷,特别是夜间冻得实在难熬。于是,石平用粉石在村头墙上写了一首诗来“借寒衣”,诗云:

寒风啸啸,落叶飘飘。

冷雨下通宵,单衣汉子夜难熬。

新衣无钱买,旧衣无人捐。

最好借给破棉袄,度过寒天好不好?

想不到过了不久,还真有人给他们送来了两件棉袄。就这样,他们在饥寒交迫中一边帮工,一边暗地里寻找机会,争取早日回到革命队伍之中。

1941年12月8日,他们几经曲折行程1000多里路,又来到了上海。石平在上海与张坚立分手后,通过战友的帮助,登上了去苏北海门的船,最后终于胜利地抵达解放区,结束了这段艰辛的历程,回到了自己部队,开始了新的战斗。

事后他写了一首诗,追忆起这段饱受磨难的日子,诗云:

我军奉命离皖南,九千人马走山沿。蒋匪预谋设圈套,十万之众先头拦。

茂林深山遭埋伏,浴血反击缺后援。七天七夜猛冲杀,牺牲奋斗伤亡惨。

多少英烈战场死,幸存八百囚周田。我因平时不从令,茅家岭里受摧残。

炎夏派出做苦役,寻机逃出隐深山。星夜飞奔闯险关,白沙村头把身藏。

四处豺狼张血口,遍地艰险志更坚。千里迢迢归心乐,冲破黑暗见青天。

在以后的岁月里,石平每当回忆起这一段经历时,他总会情不自禁地说:“那时候虽然受尽了折磨,但我们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尽管当时我还不是共产党员,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党的信仰和忠诚。”

04

石平归队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苏中根据地坚持对敌斗争。期间先后担任警卫团的连长,抗日军政大学分队队长,苏中公学一队队长,司令部的参谋,苏中七纵队营长,苏中军区教导大队教务处主任,苏中十一纵队股长、团参谋长等职务。

1942年春节以后,日伪军对苏中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的“扫荡”和“清剿”。石平当时担任启海东南警卫团独立营的连长,他带领全连战士多次参加对日伪军的反扫荡激战。打得最精彩的要数攻战三阳镇和夜袭聚星镇的战斗了。当时,石平领导的连队担任向三阳镇发起主攻的任务。就在他率领战士追击敌寇攻入三阳镇时,突然鬼子一挺架在屋顶上的机枪疯狂地扫射起来,压得战士们只能卧倒在地,无法前进。

伏击日寇

关键时刻只见石平挺身而起,端着步枪朝着敌人的火力点连打三枪,敌人的机枪立刻成了“哑巴”,战士们乘此机会迅速发起冲锋,顺利地攻占了三阳镇。鬼子丢失了三阳镇后,便把兵力向聚星镇收缩。随后,石平又凭着对聚星镇地形及敌人兵力部署的熟悉,深夜带着几位战士潜入镇中,向两部分日伪军同时投掷手榴弹,这两部分日伪军都误认为受到了共军的袭击,于是便没头没脑地互相打了一夜,当拂晓发现打错时,双方都只剩下不足一半的兵力了。而石平和战士们早已经在夜幕掩护下撤出了聚星镇。事后,石平怀着胜利的喜悦,挥毫做诗两首。其中一首“攻战三阳镇”的诗是这样写的:

三阳鬼子一大群,又调伪军两个营。强拉民伕七八百,张牙舞爪出东门。

地方武装断后路,主力埋伏悄无声。塌水桥头枪声响,千军万马齐上阵。

三旅七团打得猛,民兵游击见机行。速战速决歼日寇,启海线上扬威名。

人民政府更巩固,减租减息救赤贫。地方武装升主力,欢欣鼓舞告乡邻。

1943年春,苏中抗日军政大学2000多人,为配合主力部队的反扫荡,从南通地区跃进到苏南,当队伍越过长江和沪宁铁路封锁线抵达的溧水时,受到国民党军队的阻拦。当时,前有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后有日、伪军的追击,情况万分危急,粟裕师长果断决策,带领队伍突然回师江北,后经过十余日的转战,转危为安,胜利到达天长龙岗,抗大的师生们继续上课。此时已经是苏中抗日军政大学九分队队长的石平,亲身体会到师长指挥用兵的神奇,兴奋之余,在《“抗大”千里行》的组诗“雪夜行军”“通过封锁线”“溧水打老蒋”“决战上芳山”之后,又增添了一首“突围回师”,诗云:

主将粟师长,深夜定主张。果断下军令,突围再过江。闯阵穿插梅花桩,大杀回马枪。

避免少损伤,龙潭最安康。回师到淮南,高宝湖西乡。龙港镇上设课堂,活动在天长。

1946年7月,当全国人民还沉浸在抗日胜利的喜悦之中时,国民党却集结了十多万兵力向苏中解放区发动了进攻。苏中军民为保卫胜利成果,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取得了“七战七捷”的辉煌战绩。石平由于屡立战功,此时已经升任营长。他们营先后参加宣家堡、如皋、海安等地的战斗,特别是在“盐南保卫战”中的卞仓一仗,打得更是异常残酷。石平所率领的一个营打到最后只剩下半个连,但最终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为整个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在这次战斗中,石平的下腿被子弹穿透,胫骨骨折,不得不住进苏中军区后方医院。就在养伤的病房里,他含泪写下了悲壮的诗篇“战卞仓”:

八百将士守卞仓,二万蒋匪攻街坊。十里庄外排炮烈,一片火海尘飞扬。

前沿河水血染红,条条沟壕成灰塘。侧翼友邻枪声息,迂回之敌更猖狂。

孤营浴血拚生死,慷慨悲歌決存亡。料知后事安排定,突出重围夜茫茫。

拂晓集结点兵将,半个连队赛金刚。英雄骨干今犹在,又奉军令战方强。(地名)

1948年12月,华东野战军主力在碾庄地区对黃伯韬兵团实施包围。当时石平在苏中纵队33旅98团当参谋长。为了保证全歼敌人,他们团被安排在碾庄东南方向的窑湾打阻击。在这次战斗中,石平又一次负重伤,左臂被子弹击中,肱骨断裂,只好再次到后方医院疗伤。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太差,左臂骨头对位不良,成为二等伤残军人。淮海战役胜利的消息传来,他欣喜万分,当即吟出了:“断臂只当风吹袖,喜听淮海奏凯歌”的豪迈诗句。

1949年4月,解放军发动了渡江战役。石平的骨伤仍未痊愈,但他坚决请求参加了强渡长江的战斗,他随队伍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网,胜利突破了国民党的长江防线,直捣江阴,并连夜带兵向苏南挺进。这时他又写道:

突破江防猛追击,横扫千军如卷席。天兵飞插杭嘉湖,雄师连克苏昆锡。

沪宁线上传捷报,东海前哨炮声急。全国解放今在望,冲锋陷阵为人民。

解放了苏州以后,石平又要求参加攻打上海的战斗,但这次未批准,被留在苏州担任三野十兵团青年干部大队的大队长,负责招收新兵工作。1949年7月改任三野十兵团教导团参谋长随部队南下福建,后又转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政大学福建分校第五大队大队长。至此,石平结束了他的战斗生涯。

新中国成立后,石平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步兵学校军械器材科科长,第四步兵学校军械器材科科长,江西南昌步兵学校队列处处长,江西省兵役局赣南矿山办事处主任,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武装部副部长,江西军区抚州军分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参谋长,同时兼任江西省政协委员。1965年8月后,历任江苏师范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苏州大学顾问、苏州市政协常委等职。1983年3月离职休养。1992年3月因病在苏州逝世,享年62岁。事后,其亲人依照他临终时的嘱咐,将骨灰撒入太湖之中。“仰望星空云淡淡,太湖烟水绿沈沈”,愿这位新四军老战士的精神与烟波浩淼的太湖同在,永垂不朽!

参考资料:

① 皖南事变资料选 安徽省文物局新四军文史征集组编

② 皖南事变 (资料选辑) 中央挡案馆编

③ 宁国文史资料(第六辑) 政协文史资料编委会编

④ 苏中抗日斗争 苏中史编写组编

⑤ 苏中根据地之政区沿革 商伟凡著

⑥ 苏中七战七捷 胡启成著

(作者系宁国人,宣城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

制作:童达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
云和电大在线

2月27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法兰克福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金日(右)和德方院长王魏萌在“我们与中国携手”街头公益活动上展示象征友谊的花种。 (据新华社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德国公益活动支持中国抗疫

云和电大在线

一、宁东寺

原文:宣州水东镇寻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