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可以信任那些亲自下场改编影视剧的女作家吗?

我可以信任那些亲自下场改编影视剧的女作家吗?

云和电大在线 来源:云和电大 2020-02-28 01:17  评论:7

作者 / 小马

原标题:我可以信任那些亲自下场改编影视剧的女作家吗?

作者 / 小马

众所周知,今天是2月14日,是吸了佟年卡点祝福韩商言生日的狗粮,抢snkrs当分母,赚钱养木木的凌异洲找回了密码,我看别人发1314520红包的一天。

So也就只有影视剧对我不离不弃了。不过今晚娱sir不是来讨论“繁星相宋”CP的,而是聊聊《下一站是幸福》等作品背后的编剧们。由作家转型编剧的并不少见,韩寒、郭敬明等人早开先河,南派三叔、江南等一批人乘网络东风崛起,前段时间白宇、郑湫泓主演的《蓬莱间》总编剧路寒,也是该剧原著的作者。

而网络文学女作家转型编剧的案例也越来越多,比如《下一站是幸福》的编剧水阡墨,就是《我的奇妙男友》系列的作者。尽管从开播豆瓣8分降到如今即将收官的6.7分,但不可否认这是一部婚恋观存在争议、吸引人看下去的开年爆款。

根据娱sir统计,近几年至少有20多位知名女作者转型编剧,那么她们的成绩如何,改编作品是保留了原汁原味,还是依旧“亲妈都认不出来”?

展开全文

《招摇》到《都挺好》,

原作者初涉编剧需辅助

“你在朝,你眼底是千秋万世四个字。我在野,我眼底是活生生的眼前人。”

伴随《鹤唳华亭》在优酷播出,原著作者也是该剧编剧的雪满梁园在微博同步更新着人物小传,“就算剧版萧定权的‘同人文’吧,”洋洋洒洒写下一篇后,她在文末批注。

原著作者做编剧,一个最明显的优势就是对故事内核以及角色人设把握精确。近年来由于IP改编的火热以及作者话语权的提升,越来越多热播影视剧有了作者本人参与改编的身影,比如《亲爱的,热爱的》(墨宝非宝)、《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赵乾乾)、《招摇》(九鹭非香)等。

此外,还有更多作者已经在“下海”的路上,《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挺好》三部连爆的作者阿耐,即将担任正午阳光新剧《落花时节》的编剧,《致青春》系列作者辛夷坞做编剧的《应许之地》在筹备中;《太子妃升职记》作者鲜橙首次担当编剧的《掌中之物》即将开播,《鬓边不是海棠红》的编剧也有作者水如天儿的参与。

与写书不同,影视作品的成功依赖于同队协作,包括剧本也往往由多人完成。通常对于初次由作者参与编剧工作的新人而言,剧方都会为其配备其他相对成熟的编剧。

比如天下归元参与《天盛长歌》(凰权)的剧本创作,“我在出售版权时都要求参与编剧,但要不要我做编剧是影视公司决定”,同时她也坦言作者做编剧时对改编接受度低,思路有局限,所以《天盛长歌》自己参与并不多,邹越和王佩才是剧本主力担纲。

饶雪漫早年参与过《左耳》、《秘果》的影视化改编,去年担任编剧的《大约在冬季》上映,票房成绩不错但口碑不尽如人意。在一次采访中她感慨做电影太难了,每次都耗费三五年时间在上面,这次不仅是编剧,她的公司雪漫舍影业首次承担了电影制作,因此更感觉压力山大,有时也有些无奈,“电影是群体的艺术,没办法说你想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的”。

《招摇》则是作者九鹭非香初涉编剧的作品,2017年她开始接手《招摇》的剧本创作,“剧本要的比较急,所以已经在北京闭关了三个月。有编剧杨千紫负责一稿,我负责二稿。还有团队来进行辅助创作。”

有意思的是杨千紫同样由女频作者转型而来。多年前代表作《兰陵皇妃》被影视化改编,杨千紫开始接触编剧行业,并跟随编剧界黄金搭档高璇和任宝茹学习了一段时间,如今已能够改编其他作者的影视化作品。

从改编自己作品到剧本原创,

是作者编剧的一道坎

作者亲自下场参与改编的影视作品,效果会比其他编剧改编好么?

在娱sir梳理的女作者改编表格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是《琅琊榜》(海宴)、《甄嬛传》(流潋紫)和《遇见王沥川》(施定柔),改编作品均在8.8分以上;较低的《芈月传》、《醉玲珑》和《左耳》平均在5.6分,应该说放在国产影视剧里成绩还不算太差。

当改编他人的作品也能够成为爆款,就意味着作者转型编剧的成功。比如在《我的奇妙男友》后,水阡墨接手的《下一站是幸福》以及《以家人之名》都是原创剧本,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部作品的导演与《我的奇妙男友2》一样都是丁梓光,稳定的主创班底经过长期磨合,一般能够获得更好的改变效果,因此《下一站是幸福》成为开年爆款并不意外。

这也让水阡墨能够在微博非常硬气地与质疑《下一站》设定借鉴日剧《在家今天不上班》的网游对峙,“要是某些人觉得我们的剧抄哪个日剧或韩剧。或者像谁,请尽情的做调色盘,台词,人物关系或者画面都可以对比。”

海宴不仅自己的作品改编出色,还担任了丁墨作品《他来了,请闭眼》的编剧。擅长甜宠悬爱的丁墨则把自己的《美人为馅》、《明月曾照江东寒》搬上影视舞台,但似乎不如由他人改编她的作品,比如《如果蜗牛有爱情》、《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效果来得好——《如果蜗牛有爱情》的编剧朱朱,同样是作家出身,医学背景让她在改编《外科风云》、《到爱的距离》等医疗剧时得心应手。

还有的比如像墨宝非宝本身就是编剧兼作者的身份,因此无论早期改编桐华的《步步惊心》还是近年改编明晓溪的《烈火如歌》都得心应手,《失恋三十三天》的作者鲍鲸鲸则毕业于电影学院,而丈夫王冉是导演,因此两人搭档《闪光少女》的导演编剧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也有作者不愿意参与影视改编的情况,而只在剧本阶段提供建议辅助。比如《香蜜沉沉烬如霜》的作者电线,与白一骢一起挂名了该剧的总编审,并不参加剧本创作。电线谈到编剧会来咨询自己的意见,提供剧中女主与男主、男二互动的一些脑洞。“我相信常看我书的读者,能看出那些细节和台词是我加的,算是我留给读者的默契”。

《步步惊心》、《大漠谣》的作者桐华则明确表示,绝对不会担任自己作品影视化的编剧。在她看来,写作是捏泥人的过程,而影视作品需要把泥人摔破重塑,“从我个人的角度是无论如何也不舍得也做不到的”。

那些不做编剧的作者:

向话语权更高的出品人和导演进阶

不过不做编剧,并不意味着爱惜羽毛的作者们要放弃对作品影视化的掌控权。

在自己作品被纷纷搬上屏幕的同时,桐华也以影视策划、项目开发或监制的身份,参与了《金玉良缘》《抓住彩虹的男人》《那片星空那片海》等诸多作品改编。

成立影视公司开发自己的作品或其他IP,在南派三叔、江南等一批大神作者之后成为流行趋势。比如匪我思存的双羯影业,在成功打造《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之后,不仅储备了匪我思存自己的《景年知几时》和《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等项目,赵乾乾的《鸢鸢相报》、明月听风的《这个店有古怪》等其他作家的作品也在孵化中,而匪我思存的角色成为了出品人。

因《花千骨》而大火的Fresh果果成立公司果派联合,参与出品了网剧《黄金瞳》,还拿下腾讯视频《狐妖小红娘》的影视改编权。

《最好的我们》之后,作者八月长安成立了自己的编剧公司“怀才不遇”,并带领编剧团队参与了网剧《暗恋橘生淮南》的创作,甚至还临时担任了补拍部分的导演。在八月长安的规划中,公司不仅是改编自己的作品,更多还是带动旗下编剧孵化原创影视项目,而自己的本职工作仍是作家。

更有作者直接转行成为了电影导演——娱sir说的不是郭敬明和韩寒,毕竟他们太早了,而是从《最小说》时代跟着郭小四的落落。早期的小说代表作是《年华是无效信》,而看电影的观众多半是从《悲伤逆流成河》认识她的,其实多年前她就自编自导了自己的作品《剩者为王》,今年另一部作品《如果声音不记得》也有望上映。

是不是在接触影视后,文学作者就写不出好的作品来了呢?这似乎成为很多转型作者的怪圈。这其实是因为文学与影视本是截然不同的创作系统,进入影视更为视觉化、具象化的世界后,作者回归创作时往往不自觉代入影视创作的习惯,而不再能敏锐感知文字的丰富妙用。

更重要的是进军影视面临颇多资本与资源的诱惑与裹挟,“码字”是一门苦行当,版税突破千万的头部作家凤毛麟角。而头部电视剧、电影编剧,一部作品的稿酬动辄数百万甚至千万,还能够参与出品影视作品获得投资收益分成。同是内容创作者,谁不想让自己活得更滋润些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
云和电大在线

判定一个人是否属于中国人,现在挺简单的,看他身份证上的国籍。话说回来,要判定一个古人是否属于中国人,问题就有些复杂了。

原文:熬通宵也要读完的大元史:一代枭雄成吉思汗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图)

云和电大在线

我们知道丫头就是奴仆,负责洗衣、做饭、扫地之类杂活, 他们只负责干活,不负责帮主人生孩子。但是丫头前面加了通房两个字就不一样了,通房丫头不仅要洗衣做饭,而且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帮主人生孩子。刘心武解释什么是通房丫头之时,说的比较直白,他以平儿为例,并解释说说通房丫头就是主人夫妇行房事之时,不仅可以贴身伺候,主人允许,还可以加入。

原文:刘心武分析《红楼梦》时,提到了通房丫头,古代真有通房丫头吗?

云和电大在线

青岛琴行哪家好?有多少人在寻找青岛好的琴行?有多少人在购琴时完全没有思绪,找不到好的品牌找不到好的琴行?孩子刚开始学琴的这个时期是非常重要的,就着孩子刚开始的这个新鲜劲,可以很有效率地练习但又怕买不到好的钢琴,前期耽误了孩子,后边又得换琴。

原文:买钢琴——选对琴行很重要!

云和电大在线

光绪版《宣城县志》中记载了以漏泽园为代表的殡葬福利史实,虽然记载的不详细,但含有的历史信息还是值得去挖掘,这对宣城的慈善事业发展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

原文:宣城“漏泽园”历史概述

云和电大在线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民歌在宣城历史上是不得不提的一笔,它透着泥土的芬芳而来,伴随着当地人民的生产劳动、生活庆典、祭祀娱乐等活动发生发展,生动的记录了皖南农民和下层人民的生活史,是十分珍贵的历史资料,也是十分宝贵的民间文化遗产,对了解宣城风土人情、乡风俚俗、方言俗语、历史传承、社会艺术审美、道德价值观念等都有着一定的参考,可谓是“活化石”,有着很高的研究价值,虽然随着现代化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现实生活中,这些古老的声音离我们寻常百姓的生活已经越去越远,但是它鲜活的生命力和表现力却一直在我们的眼前跳跃,在我们的耳际回旋,甘永绵长,回味无穷。

原文:皖南民歌——优美的田园诗和动人的风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