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泾县孤峰油布伞,梅雨季节最宜人

泾县孤峰油布伞,梅雨季节最宜人

云和电大在线 来源:云和电大 2020-07-06 10:50  评论:1

雨伞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发明创造,远在夏、商、周三代已发明了雨伞。现在意义的“油纸伞”,直到南北朝时才出现。唐代以后,雨伞开始向民间普及。

原标题:泾县孤峰油布伞,梅雨季节最宜人

朱东辉

第743期

雨伞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发明创造,远在夏、商、周三代已发明了雨伞。现在意义的“油纸伞”,直到南北朝时才出现。唐代以后,雨伞开始向民间普及。

元代时,棉布进入人们生活,棉布拉力好且经久耐用,为制伞匠人提供了新思路。于是出现了在棉布上油漆的油布伞。据说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回国,便带去了中国的油布伞,瞬间轰动欧洲。聪敏的欧洲人经过改良,进而发展成现代意义的折叠伞。

伞业技艺的进步,也催生了伞文化艺术的发展。尤其伞文化在梅雨季节的江南更有其特殊意义。因为江南雨季长,无伞寸步难行。清风杨柳绿叶,油纸伞夹杂其间,增添了江南文化的魅力。著名诗人戴望舒在《雨巷》中这样写道:“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将江南人对雨伞的诗意情结描画到极致。

泾县制伞业的历史悠久,向上可以追溯到宋元时期。清代雍正二年(1724)进士、泾县修德乡太平都人叶居仁专门为本县雨伞写过一首《清川竹枝词》,对家乡制作雨伞进行了生动地描绘:“糊边削骨墨油浓,纤手争穿五色绒。制得去葩千百柄,连樯装卖趁江风。” 《清川竹枝词》详细记录了制伞的工艺程序:糊伞边、削伞骨、用漆厚厚地涂抹、再用五彩丝线绕伞边加固加牢。千百柄雨伞经过女人的纤手加工完成后,装箱上船趁风运出。

展开全文

清嘉庆《泾县志》卷五《物产》“货之属”有专门的“伞纸”“雨伞”记载。近现代以来,泾县制伞业几起几落。据民国时期泾县税务局《城区所属商店营业税册》记载:民国三十年,县内有伞店8家。县内生产纸质雨伞以孤峰、榔桥、乌溪、茂林等地质地最优。解放前最盛时期,全县雨伞店有50—60家,县城、榔桥、孤峰、乌溪、茂林分布最多,年产雨伞4—6万把,行销沿江各大重要商埠集镇。

泾县孤峰一直是本县制伞的重要产地。叶居仁后13年,乾隆二年(1737)泾县进士王德钦专门为孤峰雨伞写有一诗,盛赞孤峰当时的造伞情景:“孤坑名伞最宜春,风雨连旬不恼人,怪底年来晴日久,莫教生意逐流尘。”因泾县孤峰制伞最为出名,“其境内孤坑所出的伞,驰行诸郡。”诗文中所称的“孤坑”,就是孤山脚下的凹处,即现在的孤峰集镇区域。嘉庆《泾县志》记载:“孤山,高数百仞,是为县西北屏障。王氏居此,坑曰孤坑。”

孤峰(孤坑)行政区域,民国以前属泾县北乡双浪都,无论地方经济还是科场考试,都属泾县名邑。比如,明朝及以前出过进士昌永、童宽等。这里需特别提一下,孤峰(双浪都)明代崇武之风盛行,出了多名武进士、举人。而在经济方面,孤峰频出“百万”富户,名闻江左。鼎盛时期,据说出了五个“百万”。四户为“王百万”,一户做伞的殷姓富户,为“殷百万”。

嘉庆《泾县志》记载,仅明代一朝,双浪都(孤坑)王氏一门,出了王猷、王辅2名武进士,同朝,还考中王之干、王重荣、王誉、王珏、王度等5名武举人。这是有名有姓有地址的科举考试记录,未标明地址的王姓士子未统计在内。因此,无论从“百万”数量到“科举”出人头地,孤峰王氏比殷氏根基深厚,名气更大,底气更足。

殷百万靠做伞发了大财,成为双浪都除王氏以外的“百万”富翁。发了财的殷氏“百万”有些飘飘然,对众多“王百万”看在眼里,内心却不服。加上王氏一门出了很多武进士、举人,可谓光宗耀祖之极。我们可想而知,当时孤峰王氏一族在地方一定很张扬,这自然让殷百万不但嫉妒而且心生怨恨。

有一个小故事,说明殷百万与王百万因为斗气进而互相斗富,打起了笔墨官司。

泾县史上曾有句民谣:“雷打上坊沈,火烧下坊杨,水毁纪村卫,吓死孤峰王。”沈、杨、卫、王系泾县西北乡四大姓氏家族。民谣“吓死孤峰王”即指孤峰“王百万”。孤峰四户“王百万”中老六(甲)和老十(甲)最富。民谣“吓死孤峰王”之王,乃十甲“王百万”。

因为十甲“王百万”为显耀财富,在门楼广场盖了一个“六爪金銮殿”。做伞的殷百万在孤峰(孤坑)虽然不占强势,但他家大业大,财源滚滚。故而殷百万敢挑战王百万。

王、殷两个“百万”为炫耀财力,双方斗富的焦点,是争夺孤峰九甲村头(今林业自然村)东南方的一块风水宝地——船形地。

孤峰九甲村头船形地面积十余亩,左右两侧有清澈的溪水流过。东溪发源于乌龟岭,西溪发源于殷家坑的罗汉头山脉。两溪汇合九甲村头,形成一块像黄田洋船屋那样的船形地。船头一棵参天枫树威风凛凛立于中央,似一根大船桅杆,人们称此地为“枫树垱”。昔日这里是通池州、安庆的古官道。王家为了行善积德,在枫树档建了个供行人休息的“正德茶庵”。

船形地枫树垱,也因正德茶庵成为风水宝地。殷氏作梦都想得到枫树垱。殷、王两族为船形地打官司。双方互告御状。殷百万状告王百万“欲谋反私盖金銮殿”,王百万状告殷百万“屯兵养马欲谋反”。殷、王家百万要谋反,此事非同小可。知府大人更是惊慌。为什么?殷、王“百万”谋反可不同于一般穷人造反,他们有的是钱,招兵买马也是小菜一碟。这事影响太大了,很快震动了朝廷,京城遂快马传旨稽查。

这边两家得知朝廷核查谋反一案,知道双方互相诬告引来了杀身之祸,吓得官司也不提了。他们知道在封建时代,盖金銮殿也好,屯兵养马也罢,都是杀头的死罪。于是连夜处理家事。王百万动用了千余名砖木工,一夜之间拆除了门楼广场的金銮殿,还在相距五里地的旧家村盖了半边街,金銮殿原址挖了一口塘,称“十甲塘”。而殷百万呢,也连夜动员殷家子孙利用孤峰盛产的毛竹,削制伞骨,扎三脚马杈,因为工人制伞骨必须在三脚架上操作,所以殷百万所称“屯兵”其实是削伞骨的工人,养马则是竹制三脚架,俗称“桠马杈”。

可想而知,王、殷两家的御状官司自然不了了之。地方官也没有见到什么金銮殿,只有一口“十甲塘”和半边街,那殷百万家焉有“兵马”?只见众多工匠在三脚桠马杈上做雨伞骨。再加上殷家、王家不失时机说好话,并私下打点好处给钦差,大家乐得回去交差。

这个传奇故事充分说明,孤峰是泾县制伞的重要产地之一。故而清代诗人王德钦盛赞孤峰造伞业,自然不是空隙来风:“孤坑名伞最宜春,风雨连旬不恼人,怪底年来晴日久,莫教生意逐流尘。”(见《清代宁国府商业与商人研究》)。

然而,孤峰伞业至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钢架布伞及折叠伞的普及,油纸伞雨具功能几乎被钢架伞、折叠伞取代,油纸伞逐渐退出了市场。

目前泾县仅有一家“国民油布伞厂”在继续从事油布伞的生产。

泾县国民油布伞厂厂长郑国民,系孤峰郑氏伞业在孤峰的传人。郑氏为孤峰传统手工制伞世家。孤峰油布伞工艺是传统手工技艺,虽然产业利微,但是作为中华文化遗产的一部门,其社会效益更为明显,其文化价值远远大于经济意义。

如今,孤峰油布伞在郑国民努力经营下,让油布伞制作这个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工艺,焕发了新的生机。

目前,泾县国民油布伞厂为宣城市旅游商品生产示范企业,中国泾县最佳摄影基地,吸引了全国各地摄影爱好者及专业摄影家拍摄,并带动了本地旅游文化市场。国民油布伞厂还是江苏横店、无锡等影视城及影视基地的定点生产厂家。该企业生产的手工雨伞,美观大方,色彩艳丽,款式新颖而独特,爱到客户的青睐,已然成为家庭装饰、景点布置及电影、电视剧拍摄场所的重要道具,日益受到鉴赏家、收藏家和摄影专家及爱好者的追捧和喜爱。其中一些特制精致手工伞还远销日本、东南亚国家,深受外国顾客喜爱。

国民油布伞的成功,也受到全国制伞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秘书长何玲君充分肯定,将国民雨伞誉为“中国民间伞艺的活化石”。

(作者系泾县卫生局退休干部,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

制作:童达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
云和电大在线

2020年6月27日下午,从西安返回渭南途中,我专门来到宋家村,寻访这座周幽王陵。冒着蒙蒙的细雨,沿着蜿蜒的小路,进入宋家村之中,便开始询问周幽王陵的位置。最后,在村子南侧的路边,终于看到周幽王陵。

原文:临潼区宋家村:骊山之下,寻访周幽王陵

云和电大在线

中国宣纸这门古老独特的手工技艺,之所以能代代相传,成为纸中瑰宝,是因为有着无数宣纸艺人的默默奉献、不断求索。

原文:一代宣纸技艺名师曹宁泰

云和电大在线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原文:北建故宫,南修武当,朱棣为什么如此偏爱武当

云和电大在线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原文:古代科举与现在高考谁更难考